Posted in 杂谈, 生活, 长文

五月到八月

博客上一次发文章还是五月一日,转眼间已经七月二十九,马上进入八月了

这几个月经历了大学毕业,重庆实习,以及各种七七八八的事情

虽然博客文章没怎么发,但也还是经常上来看看,看看以前写的文章,每月换一次背景壁纸

背景壁纸是言叶之庭里面的截图,当时老提处理好做自己电脑壁纸,

我觉得挺好看就要过来了,转眼间已经用了八个月

每年六月七号,我都会写一篇文章来缅怀过去高中的时光,同时也感慨一下自己的境况

这个习惯坚持三年了,今年没有写,原因是毕业设计那段时间比较忙,正好赶上答辩

毕业论文写完了,答辩了,论文改完了,最终稿交了,

行李收拾好了,坐飞机回家了,学位证寄到了,我也毕业了

为什么呢

为什么高中三年印象深刻,大学四年却像是匆匆过客

匆匆过客也不是说什么也没留下

本科四年交到了很多有趣的货真价实的朋友,确实学到了专业上的知识

如果说大学四年最大遗憾的话,怎么说呢

本来可以过的更好吧

少熬一点夜(虽然这个文章也是深夜写的

少掉一点头发、大二时候学的再认真一点、大二大三时候多打球,多健身,羽毛球篮球

本来可以过的更健康、更阳光一点

保研面试时候再精心准备一点、选导师时候再谨慎一点、再多关心父母一点、花钱节约一点

恋爱这事,无所谓吧,先找个班上再说

再说这些都没有意义了,毕竟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前几天连续组了很多局,跟之前的老室友们,跟高中时候的哥们

期间闲谈也都是聊大家的近况、未来的打算

曾经一起上学的人,如今也各奔东西各有安排

有出国的、有读研的、有二战的、有已经走到宇宙尽头,少走三十年弯路的

甚至还有反向考研考到二本的💧

原来的老寝室群,现在成了xx交流群,入职xx公司的几位室友在那交流

我一个还不就业的人看着,还是挺感慨的

他们已经面临租房,职场,生存压力了,我暂时不用面对这些

我暂时不用面对这些,是因为有家里人

这半年疫情闹得全国经济都萧条,人心惶惶,生意都不好,我还没工作也不知道怎么讲

这几天弄了个奈飞会员,逛了几天发现了好多有趣的动漫和剧,之后有时间了再慢慢看

就写到这吧,困了,之后再补充。

Posted in 动态

逆光

也许我一直害怕有答案
也许爱静静在风里打转
离开 释怀 很短暂 又重来
有时候自问自答

我不要困难把我们挤散
我责备自己那么不勇敢
遗憾没有到达
拥抱过还是害怕
用力推开你 我依然留下

有一束光 那瞬间
是什么痛得刺眼
你的视线 是谅解
为什么舍不得熄灭
我逆着光 却看见

那是泪光 那力量
我不想再去抵挡
面对希望 逆着光
感觉爱存在的地方
一直就在 我身旁

我不要困难把我们挤散
我责备自己那么不勇敢
遗憾没有到达
拥抱过还是害怕
用力推开你 我依然留下

有一束光 那瞬间
是什么痛得刺眼
你的视线 是谅解
为什么舍不得熄灭
我逆着光 却看见

那是泪光 那力量
我不想再去抵挡
面对希望 逆着光
感觉爱存在的地方
一直就在 我身旁

我以为 我能后退 反复证明
这份爱 有多不对
背对着你如此漆黑
忍住疲惫
睁开眼 打开窗 才发现 你就是光芒

有一束光 那瞬间
是什么痛得刺眼
你的视线 是谅解
为什么舍不得熄灭
我逆着光 却看见

那是泪光 那力量
我不想再去抵挡
面对希望 逆着光
感觉爱存在的地方
一直就在 我身旁

光芒 你是光芒

Posted in 动态, 生活

五一近况

今天是五一,如果在疫情之前,肯定就和室友出校玩了。

现在有疫情学校不能出,三个室友也只剩了两个。毕设也还没做完,每天又有很多任务。

今天十二点多人才醒。醒了之后就吃午饭,然后就是,洗澡,然后就做核酸,再坐在寝室就是下午四点钟了。

这种日子已经过了近两个月,有时候会想,能不能换一种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唉,不想写了,就到这吧

Posted in 杂谈, 生活, 长文

他——纪念逝去的一个人

我印象中,他的样貌没太大变化。第一次见他时,好像他就已经两鬓斑白,五十多岁的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个头不算高,喜欢喝酒打牌吹牛。

我与他交情不深,仅算得上是认识。他跟我父辈来往密切,一直在帮我家做事,因此常常能见到。他见到我也不会有什么正经话,大抵会拿我没女朋友的事来打趣罢。

从挖掘机加油,到后面酒店开业,可能都有他在其中帮忙。上一次印象深的时候,还是去年7月,因为老空调已经装了很久,夏天实在是热,爸妈给我买了个新空调。老空调就是他来帮忙卸下来的。当时我还在想,他竟然敢站在空调支架上。他说,空调支架一般都非常牢靠,再加两个人都没有问题。好像他之前在外做了很多年的空调安装,水电安装。

再就是一次,也关于空调。我爸一次买了四台空调回家,准备安在公司,说空调都是变频的。他正好也在公司打牌。看了空调,就说这空调肯定不能变频,变频空调不长这样,也没这么便宜。我们也不信,打电话空调厂家一问,确实不变频。

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二月底,酒店门前。他开着那辆车,倒出来,绕了一圈,还擦到了一个小栏杆,好像是把配件装到车上,稍作停留,就走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那天与我说话了吗,我已记不清,当时也并未在意。他样貌如何?车内光线阴暗,即使摇下了车窗,也看不清。

再得知他的事,就是他去世的消息。在每天必经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当场便去世了。

我不是个伤春悲秋的人,跟他不熟仅算认识。但消息传来时,还是会感慨世事无常。他一直一个人过,有妻子孩子吗?我不知道。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离世的人吗?一时也记不清,很多事已经忘记了。现在理解那句话,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

过好当下吧。开车记得系好安全带,回家时记得给家人报平安。

Posted in 动态, 生活, 随想

最近做的梦

今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内容之丰富,情节之精巧,跌宕起伏之剧情,可以说比我看过的所有悬疑电影,推理小说还要丰富。

只可惜已经醒了一段时间,大致内容已模糊不清。我也只能尽力回忆

其中涉及场景有,飞机,有克鲁苏元素,有芭蕾,有歌剧元素,有迷宫剧情,结合狼人杀机制,有推理,有幡然醒悟。有时间线回溯,有回忆情节,最后结尾处留下悬念。说实话,改编成电影或者处理成游戏,感觉只有盗梦空间,黑客帝国这种能和我的梦相媲美。

可以说我前20年所有想象力加起来,都比不上我今晚这个梦。可惜已经遗忘殆尽。令人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