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杂谈, 生活, 长文, 随想

深夜emo

刚又在光遇里面cpdd,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温暖的交友游戏,我最终也会玩的像孤儿一样。

很多时候我仿佛把自己隔绝在社交活动之外,不管是现实还是游戏,好比如团建,好比如朋友聊天,好比如一起喝酒,都不愿意去尝试,觉得自己不是那种人。为什么要这样预先给自己下定义呢?

前两年吧,我还是一个心忧国家大事,心忧社会正义的人。但慢慢这两天自己也想通了。我终究是一个普通人,真的很难改变什么。有心忧天下大事的功夫记得先把自己生活过好。自己能苟活下去了就行了。社会怎么样别的怎么样跟我什么关系呢。有多大关系呢。

另外就在恋爱上,虽然没怎么正经恋爱过,但也在一些游戏里dcp,我发现我最大的缺点就是。占有欲太强,过于敏感,对于对方与其他异性的正常交流也会心有芥蒂,即使我也知道这都是正常的。

很难会有异性能忍受我这种又敏感又极端的性格吧,不过也没关系,不谈恋爱就好了。为自己也为他人着想这是。

有时候我就像病态一般敏感,时刻感到孤独空虚。心里有场海啸,但我平静在那站着,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

Posted in 杂谈, 生活, 长文

我印象中,他的样貌没太大变化。第一次见他时,好像他就已经两鬓斑白,五十多岁的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个头不算高,喜欢喝酒打牌吹牛。

我与他交情不深,仅算得上是认识。他跟我父辈来往密切,一直在帮我家做事,因此常常能见到。他见到我也不会有什么正经话,大抵会拿我没女朋友的事来打趣罢。

从挖掘机加油,到后面酒店开业,可能都有他在其中帮忙。上一次印象深的时候,还是去年7月,因为老空调已经装了很久,夏天实在是热,爸妈给我买了个新空调。老空调就是他来帮忙卸下来的。当时我还在想,他竟然敢站在空调支架上。他说,空调支架一般都非常牢靠,再加两个人都没有问题。好像他之前在外做了很多年的空调安装,水电安装。

再就是一次,也关于空调。我爸一次买了四台空调回家,准备安在公司,说空调都是变频的。他正好也在公司打牌。看了空调,就说这空调肯定不能变频,变频空调不长这样,也没这么便宜。我们也不信,打电话空调厂家一问,确实不变频。

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二月底,酒店门前。他开着那辆车,倒出来,绕了一圈,还擦到了一个小栏杆,好像是把配件装到车上,稍作停留,就走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那天与我说话了吗,我已记不清,当时也并未在意。他样貌如何?车内光线阴暗,即使摇下了车窗,也看不清。

再得知他的事,就是他去世的消息。在每天必经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当场便去世了。

我不是个伤春悲秋的人,跟他不熟仅算认识。但消息传来时,还是会感慨世事无常。他一直一个人过,有妻子孩子吗?我不知道。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离世的人吗?一时也记不清,很多事已经忘记了。现在理解那句话,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

过好当下吧。开车记得系好安全带,回家时记得给家人报平安。

Posted in 动态, 杂谈

一些面试准备

挣扎一下

操作系统死锁条件:

1.互斥 2.请求保持 3.不剥夺 4.循环等待

操作系统多进程通信方式

管道,消息队列,共享存储,套接字,

进程状态:

运行态,就绪态,阻塞态

python 多进程 multiprocessing

python 多线程 _thread threading

python 进程启动方式spawn fork forserver

链表,二叉树,里面的各种知识点

Posted in 动态, 杂谈

很多事情说来也怪

很多事情说来也怪

以前每一天都要搞瓶饮料喝一下的,有一天突然不想喝了,之后就都没喝了

以前每天都要去刷一两小时贴吧,有一天突然不想刷了,之后就都没刷了

以前不管吃啥,都往辣的口味点,有一天突然不想吃辣了,之后真就没吃了

有些事情啊,看来确实算不上爱好,最多算是习惯。而习惯随时都能改,改了就没了,这些事也就没了

总觉得吃辣算是我的一个标签,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抹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