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杂谈, 生活, 长文

我印象中,他的样貌没太大变化。第一次见他时,好像他就已经两鬓斑白,五十多岁的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个头不算高,喜欢喝酒打牌吹牛。

我与他交情不深,仅算得上是认识。他跟我父辈来往密切,一直在帮我家做事,因此常常能见到。他见到我也不会有什么正经话,大抵会拿我没女朋友的事来打趣罢。

从挖掘机加油,到后面酒店开业,可能都有他在其中帮忙。上一次印象深的时候,还是去年7月,因为老空调已经装了很久,夏天实在是热,爸妈给我买了个新空调。老空调就是他来帮忙卸下来的。当时我还在想,他竟然敢站在空调支架上。他说,空调支架一般都非常牢靠,再加两个人都没有问题。好像他之前在外做了很多年的空调安装,水电安装。

再就是一次,也关于空调。我爸一次买了四台空调回家,准备安在公司,说空调都是变频的。他正好也在公司打牌。看了空调,就说这空调肯定不能变频,变频空调不长这样,也没这么便宜。我们也不信,打电话空调厂家一问,确实不变频。

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二月底,酒店门前。他开着那辆车,倒出来,绕了一圈,还擦到了一个小栏杆,好像是把配件装到车上,稍作停留,就走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那天与我说话了吗,我已记不清,当时也并未在意。他样貌如何?车内光线阴暗,即使摇下了车窗,也看不清。

再得知他的事,就是他去世的消息。在每天必经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当场便去世了。

我不是个伤春悲秋的人,跟他不熟仅算认识。但消息传来时,还是会感慨世事无常。他一直一个人过,有妻子孩子吗?我不知道。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离世的人吗?一时也记不清,很多事已经忘记了。现在理解那句话,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

过好当下吧。开车记得系好安全带,回家时记得给家人报平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